热门域名:www.508340.com 备用域名:xx775.com xx776.com xx779.com ok639.com xx553.com xx568.com
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【恬怡凝的短裙下】【共九回】【完】
【恬怡凝的短裙下】【共九回】【完】

【恬怡凝的短裙下】【共九回】【完】

芸淫众生百态露,笑看天下伪男女,

  软玉浓香握不住,龙不戏水待何时

  素白的方艾少妇,每个男人都会意淫那白衣下的身躯。洁白的端庄,衬托出缤纷的冶艳。高贵,骨子里却暗藏着郁闷的欲情。少妇的哀怨,是无底的凄凉,又是无言的期盼,是灿烂的欲火,也是烧身的祸患。孔老夫子的礼教,给了少妇的端庄,也给了少妇的哀艳。

  谁说世界是彩色的?饮欲男女,芸芸众生,永远徘徊在黑白之间,白的端庄贤淑,白的人模人样,白的高贵傲人;黑的淫荡无度,黑的鄙陋猥琐,黑的狰狞吃人。白日的高贵少妇,是夜暗的冶艳淫女;今朝的楚楚绅士,是明晨的暴欲猥汉。

  看官是否也徘徊在黑白之间的深渊?圣人是你,猥琐也是你;哀艳的少妇,就是连结这深渊的独木桥;就让绝色的女人,带着看官,云游于黑白两域之间。

  第一回 撩人

  去年结婚的豪叔,已是近六十的人,坐在自己公司楼前的咖啡店里,中关村的中秋过了,还是这么炎热,眼睛欣赏着窗外过往,豪叔想着昨晚的狂乱,嘴角滑过一丝享受的满足,钟婉凝,真不赖的少妇!回到现实,星期五的下午,豪叔还真忙过了头;正要步出办公间,想着去婉凝那儿,过个好周末。偌大的办公间,人都走光了,不想从角落格子间,传来了低沉的呻吟,“啊……啊……唔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喔……”

  清脆的女人声,闷骚的喊着。转念间,豪叔明白了,有人把办公楼,当成自家的卧房。蹑手蹑脚地,豪叔找到了角落,隔着细缝,修长女人的美肩和秀发,掩去了伟雄大半个脸,却没掩住伟雄贪婪的目光。三十出头的伟雄,是自家公司里的中层公关。惊人的一幕,曾几何时,豪叔和婉凝也边搞边看性电影,没想到,看到真人搞的那种震撼,却是更胜电影百倍千倍。估计这女人有一百七十二公分,穿着三寸高根鞋的左脚,颤抖的站在地板上,右脚吊着高根鞋,悬离了地板,鞋尖挂着绿色三角裤,随着伟雄的抽插,荡得浪浪的。

  “不要玩我,啊……啊……,喔……啊……,饶了我吧,伟哥!我痛啊!”

  女人的声音铃声似的呻吟着,喘息着告饶,身体却迎合着伟雄的阴茎,伟雄无情的搞抽着眼前的美人。

  “等了整天了,我……,我操死你,说!要我操死你!”

  “不,喔……喔……,不说,呜……呜……,操死我,干死我,喔……啊……”

  伟雄一只手紧抓着女人的纤腰,另一只手操起女人的右腿,小窄裙前面,开岔的扣子,全都解开了。窄裙后面,一荡一荡的,豪叔看着伟雄的阴茎,死命的操着女人红嫩的小穴,丝丝的粘液,延着女人细长圆滑的腿,缓缓的流到女人的脚踝上,黑色的高根鞋上,也沾了几滴。豪叔不是没玩过身材高挑的美女,可这女人就算背着看,豪叔都己经掏出涨红的鸡巴,自己上下搓擦着了,要是看到正面,豪叔可要扑上去强行肏这女人。豪叔年纪有了,一般般的女人,他那根可挺不起来的。女人的双手,撑在伟雄两侧的办公桌上,两个圆润奶子,前后吊荡着,伟雄啜着乳头,贪婪的吃着、啃着。豪叔急着想看女人正面,大鸡巴己经有点受不了。

  “小美人,跪下!吸我的大鸡巴,我操死你的美嘴!吞下我的大鸡巴,我射你嘴,舌头乖乖的舐我的大鸡巴,啊……喔……,爽呀,爽死我了。”

  “求求你吧!不……,不要啊!放过我吧!你就射我下面吧,放我回家吧!”

  “没那么便宜你,你这大美人,我还没享受够,没享受够呢!吸不吸我的大鸡巴?你老公要能看到我操你,那才够刺激呢!哈!哈哈哈!”

  “别……别……求你别让他知道,我吸……我吸……”

  伟雄从女人被摧残的美穴里,拔出了阴茎,女人无奈的垂下手,捧着挺直的阴茎,身子缓缓的跪了下去,小嘴凑上去,舌头伸出来舔着龟头,龟头上还流着女人白白的淫水,渗合着伟雄的精液。伟雄双手抓紧女人后头的秀发,慢慢的,挺直的阴茎,就硬生生的,一寸一寸的,无情的插进了女人的小嘴,“唔……唔……唔!”

  女人叫不出来,闷喊着,伟雄右手,狠狠的按着女人的后脑,不让女人退缩,女人尖挺的鼻子,已经贴到伟雄的龟毛上,整根大鸡巴都插进了女人的小嘴里。

  男人左手抓着女人的肩头。豪叔正要向右挪一个细缝,好正面饱餐女人吸鸡巴的淫相,不想男人此时,缓缓的站了起来,给豪叔转了个好视角。受不了塞满小嘴的大鸡巴,女人双手原是抓着男人的屁股,此时紧抓着男人右手,挣扎着的俏脸,想往后退,“洁怡,美人儿,小淫妇,别挣扎了,没用的,还是乖乖的,用力吸我的大鸡巴吧。”

  “呜……呜……,呜……呜……”,

  小嘴塞满大鸡巴,洁怡恍惚的狂呜着,伟雄松了点手,抽出些鸡巴,很快的,又猛插迫洁怡喉咙的深处。豪叔彷佛看到洁怡,两条泪水都流下来了,“用力吸,用力吸啊!啊!咦?怎么?怎么没什么感觉!小淫妇,妈的!你不会吸吗?怎么没什么感觉呢?”

  洁怡的两面粉颊都凹下去了,显然是在用力吸啊!豪叔看呆了,两手不禁也用力的抽送着自己的大鸡巴,幻想着自己的鸡巴,就在抽插着洁怡这俏丽美人的小嘴。伟雄说着,“小美人,吸得没劲,来来来,大相公我,教教你!看着我!”

  伟雄一边抽送着,一边说,

  “用舌尖顶着大鸡巴的头尖,用力吸,然后再放开,懂吗?”

  伟雄一边说,一边把左手食指,塞进自己嘴巴里,再拔出来,又随手在办公桌上,拿起一个空可乐瓶,塞进自己嘴巴中,舌尖顶着瓶口一吸,张开嘴,让洁怡照样做。洁怡的小嘴,承受着大鸡巴残酷的冲撞,俏丽汪汪的大眼珠,哀怨的仰望着男人所做的吸鸡巴示范。伟雄又说了:

  “懂了吗?小贱人。”

  洁怡勉强的点点前额,伟雄把鸡巴拔出半节,洁怡试着刚学的吸功,两颊凹得比先前更深了。

  “啊……喔……,喔……哦……,哦……哦……啊……哦……!”

  豪叔诧意的很,这回听到的,反而是伟雄的呻吟,极度享受的呻吟。伟雄传授成功了,豪叔此时真想扑向洁怡,这绝色的美人儿,享受这美人的吸功!伟雄双手颤抖着,抓着洁怡的秀发,前后摇摆着,大鸡巴野蛮的奸插着洁怡烫红的小嘴。一阵子后,伟雄猛然抽出鸡巴,捧起洁怡双颊,边替洁怡抹去泪水,边说,“够淫啊你!一学就会,美人儿,妈的,你真够劲,天生的淫荡货。嘿嘿嘿”

  嘴角残流着透明的白精,跪着的洁怡抬起头,两手整整零乱的前胸和皱折的窄裙,哀凄的望着男人的淫笑,说道,“别说了,羞死了,我老公知道的话,不知会怎么折磨我。”

  伟雄哈哈大笑,双手又拨开洁怡刚刚整好的上装,肆意的把洁怡尖挺的双乳掏出来,把玩着红润的乳头,然后铁青着脸,说“小淫妇,这独门吸功,我独占你,不准对你老公用,懂吗?”

  洁怡受不了乳头被玩弄的刺激,小嘴梦呓似的小声答道,“他是我老公,要怎么玩我,我都得给他玩啊!”

  伟雄猛的,一把抓起洁怡的秀发,提起来,舌头伸进洁怡的小嘴,强力吸吮着,缓缓的,洁怡的双手,由推拒伟雄的胸膛,转变成环抱住男人的后颈。许久的蛇吻后,伟雄说道,“说!你是我老公,你要怎么玩我,我都给你尽情的玩啊!”

  垂着头,秀发散落在两肩上,两个尖挺的奶子,上下起伏着,喘息着的洁怡,哀凄小声的说道,“你是我老公,嗯……嗯……,你要怎么玩我,嗯……嗯……,我都给你玩啊!羞死了!”

  洁怡的两颊,岔那间,变得桃红。说出口之后,洁怡整个人的身子和心理,完全被这个男人强暴了,霸占了。洁怡的一对酥奶,缓缓的贴向伟雄的胸膛,伟雄右手抱紧洁怡,左手伸进洁怡下面的窄裙里,食指和中指伸进了洁怡的阴户,同时,大姆指在阴蒂上来回搓擦着。洁怡双手抱得男人更紧了,喘息得更快,嘴里凄怨的哀呻着,娇吟着,“热啊,别这样,别折磨我,喔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啊……!”

  嘴里是这么说,洁怡的手,却滑向男人顶直的大鸡巴,男人手指抽插得快,洁怡的手,也上下抓捣鸡巴得快。

  原来这香汗淋淋的美少妇叫马洁怡,豪叔看着洁怡梨花带雨的漂亮脸蛋,楚楚可怜的喘息,大鸡巴几乎要喷了。高挑的鼻梁,娇嫩的薄唇小嘴,俏削的两颊,还有,任谁看了都想吸摸的挺乳,鲜嫩的乳尖,要出水了。豪叔的两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,人间极品啊。洁怡浑圆的曲线上,穿着短窄裙子,衬托出一双又洁白又修长的美腿,在那高根鞋的衬托下,更显得一百七十二的线条,是多么的优雅诱人,额外的迷人。天生哀凄的虎吊大眼,透明的眼珠子,真勾魂啊。豪叔喜欢看女人穿着上班制服,再配上短短的窄裙。高根鞋配着上班制服,显露出淑女的端庄,短短的窄裙配上高根鞋,却又透脱着浪荡女的挑逗。老经沙场的豪叔,倒底品味是高。后来豪叔才知道,洁怡有着维吾尔族的血统,洁怡拥有洋人那种金发美女的曲线,脸蛋却是混血得俏娇亮丽,细柔似水。看着扭动的洁怡,此时的豪叔想的是,“一定要占有洁怡这尤物,强肏她,操得她哀叫,干得她肚子大,每天操奸她!”

  豪叔呜住嘴,沉重的喘息着,阴茎暴红得发紫,经验着史无前例的奋亢。

  洁怡的嘴里大鸡巴,被吸得暴涨几寸,洁怡承受着,双手不再抓着伟雄的鸡巴。狂操着洁怡又紧、又红、又嫩的红唇,伟雄上了第七层天堂,他要玩遍洁怡这小美妇,全身每一寸,一寸一寸的吃,一寸一寸的操。伟雄低着头,看着洁怡那哀凄少妇的俏脸,右手抓紧少妇的秀发,清削的俏脸仰着,男人的左手,肆意的伸进洁怡前胸,尖挺的乳房,东一块红,西一块紫的。伟雄暴狂的捏紧洁怡胀大的乳头,“小美人,你这对美奶是我的,我还要操你的奶子。”

  可怜的洁怡,只能凄惨的被奸污着,鼻孔喘息着,双乳被男人肆意的蹂躏着,求饶的双眼汪汪的望着男人,楚楚可怜的样子,反而更加深男人,更猛烈的蹂躏着洁怡,洁怡的口水,延着伟雄的鸡巴,不停的流下来。洁怡心想着,“我的屄又被他强行肏了!他不会放过我了,我怎么办,被老公知道就更惨了。”

  洁怡生来就一副妖艳诱人的曲线,二十岁在上清华的时候,男友就说她,“什么男人见了你,都想扒光你,赤条条的肏你的屄。”

  洁怡只盼着男人,温柔的爱她,温柔的做爱。但是连过去唯一的男友,那个曾经爱过她的男友,都经不起洁怡妖艳的身体,受不了洁怡的闷骚。洁怡的端庄无邪,超发刺激了男友对她无尽的摧残。前年,二十五 岁的洁怡,失望了,选择嫁给了五十五 岁的沈钊,清华的名教授,留学过欧美。温文儒雅的沈钊,赢得洁怡的心,也享有了洁怡的身子。沈钊喜欢画画,洁怡特别高兴沈钊对她的身子,做裸体素描。在画中,洁怡是高贵的,纯洁的,不是妖冶的,不是淫荡的。洁怡淫乱的想着,这个时候,如果沈钊看到,另一个强壮的男人,正疯狂的抽插着自己妻子的小嘴,也画了下来,那会是怎样的一张奸淫素描呢?淫乱征服了洁怡,右手不知不觉的伸向自己的小穴,揉搓着自己的阴蒂,左手向男人胸膛伸去,蔻红的指尖,抚摸着男人的乳头。白白的淫水,从洁怡的粉穴流到地上,伟雄低下头,看见了,更加疯狂的蹂躏着洁怡,吼道,“美人啊,操你嘴,你都高潮了啊!淫呀!喔……喔……,我操你,喔……喔……,我要射你嘴了,啊……喔……,射了,美人,我射了……”

  伟雄的腰紧紧的顶住洁怡的小嘴,双手紧紧扣住洁怡的秀发,刹时间腰停住了,男人强劲的精液,射向洁怡的小嘴里。洁怡的脸颊,由凹陷立刻鼓胀起来。

  洁怡呻吟着,想吐出满是腥味的精液,伟雄狂叫道,“洁怡,吞下去,不准吐,吃下去!啊……啊……”

  男人看着洁怡的喉咙嚅动着,咕噜咕噜的,洁怡咽下了男人的精液。伟雄并不拔出阴茎,看着洁怡一口一口的,吞下自己的精液之后,才缓缓的拔出来。

  洁怡抹着红唇边的精液,站起身来,心想,他射了,被动挨肏的炼狱总算结束了。

  但当洁怡瞧见男人的大鸡巴,惊讶的发现,大鸡巴还是狰狞的坚挺着。伟雄淫笑的欣赏着洁怡惊讶的眼神,说道,“小美人,伸手摸摸大鸡巴!”

  洁怡不由自主的伸出手,握住男人的鸡巴,伟雄吸口气,说道,“这叫扣精术,你的小美穴,我都还没操呢!怎么能软下去啊!小美人,你只吞了我一半的精液,另一半,要操进你的小穴。让你上下都吃得够!哈哈哈…”

  伟雄猛力的抓住洁怡纤腰,压在桌边,洁怡的手腕向后撑在桌上,伟雄的双腿,劈开洁怡修长的美腿,直挺挺的鸡巴,就要插进美妇人湿透了的小穴。洁怡勾勾的两眼盯着大鸡巴,不敢相信,心想,什么是扣精术?这么神奇,能一操再操啊,洁怡又是惊慌,又是期待。伟雄的大鸡巴并没插进去女人的身体,却延着美妇人的阴蒂细缝,上下揉搓着。洁怡仰着头颈,喉咙呻吟出,“哦……哦……,哦……哦……,啊……哦……,啊……哦……,别折磨我,快操我,快操我!”

  此时,在暗处的豪叔,也换了个角度,看着洁怡向后仰着的曲线,再听着洁怡淫浪的呻吟,再也忍不住,豪叔的大鸡巴,射出了一道强劲的精液,射向办公室的隔板上。一道之后,豪叔勉强的忍住了一泄千里,豪叔还没享受够,美妇人被强行插入小穴的美景会更刺激。伟雄不急着插进洁怡,大鸡巴继续折磨着洁怡的阴蒂,手紧抓着洁怡坚挺的奶子,说道,“要不要我操你?要不要我操你?要不要我当着你老公面前操你?”

  洁怡不断前后摇着头,一头秀发散落在桌上,前胸衣襟无耻的敞开着,任由男人捏弄把玩着双乳,“快操我,快操我,你爱怎么玩我,就怎么玩我,快……快……,哦……哦喔……哦……”

  洁怡自己都惊讶,竟说得出如此淫荡的话,是不是自己深藏着被强暴的淫念,被这男人唤起了呢?伟雄猛一顶,大鸡巴狠狠的插进了洁怡的美穴中,顶到底。

  洁怡承受着大鸡巴,子宫口深处被龟头,顶得一阵阵的酥麻,惊叫道,“我的男人,我是你的女人,操好,好酥,好舒服啊!哦……哦……,喔……喔……,操我,我是你的女人。”

  经不住性交的欢愉,关不了淫欲的洁怡,疯狂的喊着。两颊红透,两眼迷蒙的少妇,醉酒似的望着男人。大鸡巴粗暴的抽插在洁怡的两腿间,洁怡疯狂了,不断的的喊着,“哦……哦……,喔……哦……,操我,我是你的女人,操我,我是你的。”

  突然伟雄抽出鸡巴,停了下来。洁怡一愣,心头一阵空虚,抬起颈子,巴巴望着自己下面,男人的大鸡巴就停在小穴门口,洁怡抬起眼睛,哀求的望着男人,男人戏弄的淫笑道,“要不要我进去你里面啊?”

  洁怡的小穴,现在就像孤儿一样,就是要那大鸡巴塞满,不塞满的话,就会要了洁怡的命。洁怡急了,闷哼着,“要,我要……我要……,喔……啊……,我要!”

  “说!小美人,你要什么?”

  “我要……要……,我要……!喔……喔……,我要你的……喔……,我要你的大鸡巴!”

  “小美人,要我的大鸡巴怎样啊?”

  “要你的大鸡巴……插……插我,要你的大鸡巴……操我……操死我,啊……啊……”

  洁怡俏脸红透了,好不容易说完,整个人的背,软软的躺下,喘了口气,主动的伸出双手,去握住伟雄的鸡巴。挺起头颈,洁怡看着大鸡巴,对准自己的小穴细缝,用力的往里送,伟雄的腰却挺住不动,抬起头的洁怡,俏脸哀求的皱着眉头,望着男人,男人嘲笑似的说,“小贱人,求我!说!说啊!”

  “求你……求求你……,求求你……,喔……啊……”

  洁怡,俏红着脸,两手又试着把男人的鸡巴,往自己的小穴里送,男人还是挺着不动,“小贱人,求我什么啊!说啊!大声说!”

  “我是小贱人,我是小贱人,求你大鸡巴……操……操我,啊……喔……,羞死了,伟哥,求你操死我!求求你!”

  洁怡娇喘急促,一对丰乳在男人手里,上下沉伏着,双手紧握着大鸡巴。豪叔看着这副淫春宫,双手也紧握着自己的鸡巴,不停的抽送着。伟雄腰向下,一举挺进洁怡的小穴,但只进了一小寸,说着,“我就是要折磨你这大美人,蹂躏你,哈哈哈,”

  娇喘的洁怡,伸出双手,用力抱住男人的后腰,压向自己。伟雄满足的淫笑着,上半身紧紧的压住洁怡坚突的双峰,两手扣住洁怡的头颈,嘴巴啃着洁怡喘息的香舌。这时,伟雄的腰用力一挺,大鸡巴整个插进洁怡的小穴,噗吱一声,含着湿透淫水声,男人又开始,粗暴的抽插着洁怡的下体,“哦……哦……,啊……啊……,喔……喔……,操我,喔……啊……,操死我!”

  洁怡淫乱地娇喘着,伟雄的舌头,伸入洁怡何小嘴,舔咬着,吸食着洁怡的香舌。男人的身子压得洁怡更紧更密,洁怡的双腿挺着高根鞋,随着男人狂猛的抽送,在空中晃动着。此时的洁怡,修长的双腿,情不自禁的缠住伟雄的屁股,紧紧的夹住伟雄的屁股,扣住穿着高根鞋的双脚,洁怡的屁股主动的,用力的往男人大鸡巴挺。慢慢的,男人屁股不动了,洁怡的屁股离开桌面,往上抽送着男人的大鸡巴,“爽不爽呀,我的小美人,我要操死你,怎样,比起你老公?”

  “哦……哦……,啊……啊……,喔……喔……,”

  洁怡沉沦在自己主动的淫贱,不断的抽送着自己的纤腰,迎合着挺直的大鸡巴。伟雄一手抱住洁怡的润背,一手托起洁怡的圆臀,站直着的伟雄,猛操着美妇人,洁怡无尾熊似的缠绕着男人,屁股不停的抽送着。噗吱噗吱的操干声,向彻了整个空气,夹杂着洁怡娇嫩的呻吟声。

  “我比起你老公?怎样啊?”

  伟雄嚎叫着,操得洁怡娇躯,喘不过气来,

  “操死我了,哦……哦……,啊……啊……,羞死了,你行,哦……哦……,哦……哦……,你的大鸡巴操死我了,啊……啊……,哦……哦……,呜……呜……!”

  伟雄听得洁怡娇喘,更粗暴,狂风暴雨的抽插着洁怡的下体,又是上百下的抽插,喘息的命令着美妇人,“大声说!我比起你老公怎样!”

  “你比我老公,哦……更粗,哦……更强,哦……啊……,你是我的小老公!

  哦……哦……”

  洁怡全身上下,被干得不断的颤动,喘息的娇吟着,两脚吊着高根鞋,更显出年轻美妇人,妖冶诱人的身躯。伟雄粗暴的抽送着,噗吱噗吱的,接着更急促了,噗吱,噗吱,“我要射了,射你个小贱货,射死你,小美人,啊……啊……,啊……啊……,射了啊,啊……啊……,”

  男人比先前更强的射出一股浓浓的精液,万马奔腾的射进洁怡身体里,直射向子宫口内。伟雄全身颤抖着,嘴巴狂咬着洁怡的颈子,狂吃着洁怡的香舌,狂咬着洁怡的尖乳。洁怡的一头秀发,向后仰着,身体痉挛得弓起来,欢愉的尖叫着,“啊……啊……,啊……啊……,我也射了啊!哦……哦……,哦……哦……”

  洁怡在沈钊的胯下,从没来过高潮,也没有如此淫荡过,沈钊的柔声爱抚,是满足了洁怡那想被爱的心。但是摧残她的伟雄,却让洁怡经验了前所未有的高潮。恍惚中的洁怡,回味着刚才淫乱的高潮,满足的紧抱着男人,任由男人啃吮着自己赤条条的身躯,双脚仍然紧夹着男人的腰,静止着。整个办公楼里,只听到洁怡急促的娇喘,夹杂着男人低沉的呼息声。

  许久,洁怡缓缓抬起羞红的俏脸,吃惊的差点呼出声来,透过伟雄的肩膀,洁怡看见隔间板细缝中,一个男人,露出半张脸,正抓着自己的阴茎,肆无忌惮的射出一道精液,喷到隔间板上。豪叔没有躲开洁怡惊恐的眼光,反而回给洁怡一个满足的微笑。伟雄听到洁怡惊恐的轻呼,以为女人,无限的满足于自己的大鸡巴,问道,“享受吧!喜欢我的大鸡巴吧,喜欢我的扣精术吧!”

  男人嘴巴跟着,紧紧的噬吮着洁怡的丰乳,洁怡无言的惊恐着,心中忖道,“这个男人是谁?我的淫浪,他都看见了吗?怎么办?不能让伟哥知道!更不能让老公知道!”

  豪叔带着满足的微笑,悄悄的离开了,驱车快驶,去找另一个美妇人,婉凝。

  留下的是,洁怡又得要深藏的另一个秘密。

  第二回沈沦

  十一来了,秋蝉正掩抹去夏日的赤炼,却掩不住恬琳的轻喃。从附中下了课,暂时离开学校的繁忙,昨晚早早送女儿上火车,去天津姥姥家,今天才腾出了下班时间自己逛逛。在北大教书的老公,余震,四十开外正值事业的颠峰,每逢长假都是他最忙的时候。不是上央视节目,就是去开学术研究会。二十八岁的何恬琳开着家里的大众小新车,驶向王府井的东安市场。平时带着女儿去那,总是赶得很,今天又回到上大学时代逛大街的心情。余震去上海上个卫视的节目,外加还得开个复旦的学术会。恬琳从哈尔滨搬来北京也有十来年了,仍掩不住她高挑苗条的身子,一百七十五公分的身高,显出父亲东北的基因,雪白细腻的肌肤,又显出母亲苏州细软的柔和。时而刚硬,时而柔顺的何恬琳,确实是南北的大融合。习惯性的走进王府井书店,恬琳想找些儿童绘书和钢琴的教本,自己不会,总希望女儿好好学学。

  走出麦当劳的陈刚,两杯咖啡下肚,挥去整周的疲劳,从北京饭店下班后,总要找间咖啡店喝个一杯再回家。刚过五十,工作上的需要,陈刚总是西装笔挺,看来不到四十,两年前的婚礼上,老徐挑侃的说,看起来才三十左右。明艳照人的于倩,才二十六,两的般配,羡煞了每个人。北京饭店的二级领导不好作,尤其是国际部,不但语文要溜,人也要有亲和力;也许就是这种质量,嬴得了年轻貌美,充满活力的于倩。陈刚己经习惯了,回家十有八九见不到于倩,央视的工作,于倩正是如日中天,人人都预计她是下一个九台的主播接班人。此时的陈刚,无聊的晃到王府井书店,在二楼,随手翻了几本商管书,正要进厕所,眼角瞄到一个亮丽高挑的美妇人,正是恬琳。陈刚的鸡巴,含着内急,猛然胀直。急的解放又急着再出厕所,陈刚的鸡巴没消停,还是硬挺着,心中忖道,“那来的美人?真是漂亮!”

  陈刚喜欢美女,尤其是良家妇女,于倩是美,但是就是缺那么一点,就是男人要的“偷”,一百七十八公分的于倩,己经是别的男人意淫的对象,可陈刚却另有癖好。平心而论,恬琳和于倩都是美人,但恬琳的漂亮是清新的,不同环境下的产物,于倩是浓装,恬琳却是淡抹。陈刚挪近到恬琳边,随手在书架上取出本书,边翻边瞄着恬琳的动静,换本书,陈刚不经意的,书滑落在地毯上,恬琳弯下腰拾起书,看了看陈刚,将书递给陈刚,微一微笑,陈刚说了句,“喔,谢谢。”

  又是微一微笑,陈刚看了心中痒极了,方才恬琳弯下腰的时候,陈刚特别打亮了一下恬琳露出的长腿,鸡巴经不住颤动了一下。陈刚注意到,恬琳的微笑,两颊透出潮红。原来弯下腰的时候,恬琳察觉到陈刚裤子里胀直的大鸡巴。恬琳心里砰砰的跳,没碰过这样的,还好,恬琳心想,这人外表还不错,衣冠楚楚,不像是无耻好色之徒。恬琳继续翻着书,心中却挥不去那一瞥,坚挺的大鸡巴。

  恬琳换到书架对面,陈刚没动,过了一分钟,陈刚也换到恬琳边,这次更近了。

  这时两个中学 生从陈刚背后急冲着,陈刚被推向恬琳后背,腰就紧紧贴上恬琳的美臀,鸡巴也压在恬琳的美臀上。陈刚一手赶紧抓住恬琳肩膀,说了声,“对不起。”

  “喔,没关系。”

  恬琳轻声的说着,男人的手放开了,但男人的身体却还紧紧贴着恬琳,恬琳心里一阵慌乱,忘了挪开,男人的鸡巴,淫欲的赤热,传到恬琳的美臀。慌乱的恬琳,头低低的,两颊烧红。大鸡巴没意思离开,美臀犹豫着也没挪开,五分钟过去了,男人的手贴上恬琳的腰,上身也贴上恬琳的背。这一列书架靠着墙,二楼人倒不少,不过大多是放课的学生,没人注意到陈刚的大胆,和恬琳的窘态。

  男人的手抚摸着恬琳的小腹,半小时过去了,两个人一动也没动。恬琳不知道自己在作什么,心狂跳着,身子僵直着,任由男人抚摸着。男人凑近女人的耳边,轻声道,“走吧!”

  “去那?”

  恬琳胡乱的问着,男人没作声,牵着恬琳的手,走向楼梯。恬琳犹豫着,被牵着走,直到门口,男人放开手说,“我车在那,”

  “去那?”

  恬琳无意识的问着,双眼一阵迷惘。陈刚开着车,手沿着恬琳长腿抚摸着,恬琳的身子还是僵直着,两眼直直的望着前方,不敢看男人。男人的手开始肆意的摸向恬琳的两腿间,恬琳的双腿,不自觉的紧夹着。多么猥亵的一幕,洁白的窄裙配着修长的美腿,却有一只男人的手在窄裙下肆意蠕动着,陈刚的手用劲插了进去,摸到恬琳的小穴。刹时间,恬琳的美唇微微张开,轻吐了一声,“喔……”

  陈刚的手握着恬琳的纤腰,进了房间都没放开。试图推开男人的手,低着头的恬琳,用轻得不能再轻的声音说着。

  “让我回去,好不好?”

  这里是华润饭店的六楼,陈刚喜欢这里,虽然偏了点,可认得他的人几乎没有,而且因为职务的关系,以同事的名字,长期特约了一间,国外来的贵宾有事,不方便在北京饭店作,陈刚就安排宾客来这间,开销都是公出。华润的领导从来不过问,也从不登记。在饭店登记柜台前,陈刚出示了特用的通证,服务员就给了房间钥匙。俏丽的恬琳站在大厅口,低着头。陈刚在电梯口前等着,缓缓的,女人还是走过来了。

  “求你送我回去,我不晓得自己怎么了!”

  恬琳回身,伸手去开房门,男人一手按住女人的手,把门推上,另一只手抱住恬琳的细腰,整个人贴住女人的背。恬琳还想再说什么,陈刚己经贴着恬琳的颈子,从后面紧紧的吻住恬琳的香唇,舌尖拨开女人双唇,肆意的吸吮着恬琳的舌头。男人的右手延着恬琳修长的大腿摸到内裤,猛的一扯,扯下了。隔着紫粉的上衣,男人的左手也抓住了恬琳坚挺的双乳。恬琳的屁股顶着男人的大鸡巴,隔着裤子却不减大鸡巴的炽热,弓曲着的恬琳,双手搭着房门,支撑者。穿着高根凉鞋的双脚被顶得颠起来。陈刚腾出手,拉开裤子拉链,掏出饥渴的大鸡巴,顶进恬琳双腿间,在恬琳的耳间,陈刚低沈的说着,“后悔了吗?”

  恬琳双腿紧夹着,无奈男人的大鸡巴己经插进来,顶到恬琳的小穴缝口。

  “啊……,咽!”

  秀发掩住恬琳的脸庞,点点头。陈刚用力一顶,炽热坚挺的肉棒,残酷的插进了恬琳可怜的阴唇,“啊……,啊……”

  在恬琳哀凄的呻吟中,男人己经无情的抽插了二十多下,停顿一下,男人又轻声在恬琳耳边说着,“还后悔吗?”

  呻吟着的恬琳,无言的晃动着秀发。狗交似的,男人抱着恬琳的腰,无情的干着恬琳的屁股。男人扯开恬琳的前胸,肆意的抓着双乳,随着闷闷的呻吟声,恬琳的乳头在男人的手里胀大了。陈刚直觉的知道这美女是个少妇,而且是怀孕过的美少妇。这使得陈刚更觉得刺激,抽插猛的,加快了几倍。房间中,女人的呻吟夹杂着啪嗒啪嗒声。恬琳的膝弯下去,己经跪在地毯上,陈刚更兴奋,他就喜欢狗交,两手不时的抓着恬琳的细腰,又不时的抓着恬琳的丰奶,更不时的抓着恬琳修长的美腿。陈刚心中忖道,“生过了,小穴还这么紧,真是美餐啊,不知这小美人老公,是干什么活的,让这么个小美人的美穴空着!”

  陈刚没给恬琳时间后悔,这一切都太突然了,恬琳的经历,没给她任何帮助。

  此时的恬琳,脑海中一片空白,前胸下体,都被这个男人蹂躏着,全身雪白的肉体被男人缠住。恬琳被突如其来的肉欲灭了顶。承受着男人坚强的大肉棒,啪嗒啪嗒的抡抽着屁股。恬琳仰起头,男人看到恬琳清纯的脸庞上,透出淫乱的抚媚。

  “啊……,求求你,停停,啊……”

  恬琳的身体已经发生变化,恬琳察觉到自己的身躯,下贱的跪着,双手撑着地,仰着头,却接受男人残酷的肏屄。无助的求饶只是安慰自己,是被强暴的,不是自愿的。但是恬琳知道这是自己愿意的,把自己美丽的胴体白白的送给这个男人享受。难道是这种肏屄的粗暴,吸引着端庄美丽的恬琳?恬琳的一个学生,有个外地女友,为了生活,出卖自己的灵肉。当时恬琳还仔细打亮了一下这女的,清涩瘦弱,一面可怜她,一面又莫名的好奇,女人怎么和不同男人干,干的感觉怎样。恬琳想知道男人干她的动作,不好意思问。从那时候,幻想着男人干的动作,就不时的浮现。

  “啊……啊……喔……求、,求你、,求你停停、,”

  陈刚听了恬琳的哀求,更加的兴奋,抽插的更猛烈。晶盈的淫水从恬琳的美穴溢出,包裹着男人的大红鸡巴,亮晶晶的抽送着,还有几滴滴落在地毯上。男人一手抓住恬琳的右肩,另一手拉着左手,恬琳只剩一手撑在地毯上。男人使劲的拉着恬琳右肩,配合着大鸡巴的插送,肉棒顶得恬琳一阵一阵的酥麻。恬琳的下体感觉到敏感点被男人的鸡巴一刺一剌的,酥麻的兴奋从穴的深处,传遍四肢,潮红涌上恬琳的双颊,左右前后甩动着长发,被动挨肏的挣扎转变成淫欲的奋亢。

  陈刚看着恬琳颤动的身躯,知道恬琳的高潮奋亢快来了,加快大肉棒抽送,拉着恬琳右肩更紧。在噗滋噗滋的淫水声中,恬琳闷声喊出一声,“喔……”

  拖得长长的余声,恬琳闪电的颤动全身,左手反抓住男人的手,右手淡红的指甲,抓进了地毯,高潮的痉挛,几乎扭曲了美妇人的俏脸。陈刚抓住恬琳的双乳,抱直恬琳,边干着,边凑着恬琳耳边,“高潮了喔?”

  痉挛中的恬琳,阵阵的颤抖,无言以对,微微点了点头。

  “还要我停吗?”

  男人没有停,继续说,

  “还后悔吗?”

  恬琳抓住男人的手,指尖深深的掐进男人的手腕。无言的沉默,痉挛的酥软,恬琳的胴体己经回答了。

  陈刚喜欢这一刹那,在自己胯下,女人酥软的淫艳,陈刚享受着自己大鸡巴的杰作。陈刚的脑海就像相机似的,捕捉女人高亢的一刹那。优雅的恬琳穿着洁白短裙,脚上穿着高根凉鞋的一刹那,与胯下酥软的恬琳,撩起短裙,吊露美乳,痉挛的颤抖,甩动着秀发的一刹那,陈刚脑海中对比着。彷佛泼一笔污墨在一幅绝伦的美画上。蹂躏的美感更胜于对美体的情欲。

  男人搂抱起恬琳,欣赏着恬琳流全身露出的淫乱,女人羞红着脸,抱着男人的手紧抓着。男人把恬琳放在椅子上,抓着恬琳尖挺裸露的双乳,说着,“腿张开,”

  前胸散乱,嵝曲着后背的恬琳,坐在小小的椅子上,笔直修长的双腿,吊着高根凉鞋,哀羞的叉开在男人的两侧。男人从吊着高根凉鞋的小踝,一直摸着,摸着恬琳润匀的小腿,摸着洁白的大腿,最后摸到恬琳小穴旁,美丽柔软的阴毛。

  恬琳纤细的双手,一手掩着粉红润湿的阴户,一手抓住男人抚摸的手腕。抬起头的恬琳,望着男人,眼神又是惊惶,又是哀求。抓起恬琳在阴户上的手,挪到自己的挺直的肉棒上,男人说着,“抓紧我的鸡巴,插进你的小穴!”

  恬琳紧抓男人的大鸡巴,一寸一寸的往自己的小穴插,双腿和纤腰颤抖着。

  男人的肉棒全部插进恬琳的小穴,陈刚舒服的搭住美妇人的肩膀,另一手抓住美妇人的腰,又开始了美艳的淫抽。噗吱噗吱的淫水声,配合着椅子叽喳叽喳的摇动声。男人的肉棒猛操着恬琳的小穴,手也捏搓着阴蒂,恬琳受不了,嘴中的舌头半伸的闷喊,“喔……喔、,啊……啊……”

  陈刚干急了,说着,

  “你真美啊!干的样子更美,叫什么名字?”

  娇喘着的恬琳,脱口出,

  “哦……喔……何……何恬……恬……恬琳……喔……”

  过五十的陈刚,随身都带着蓝小丸子万艾可伟哥,平时不是自己用,外宾有时候有这种需要。今天还多亏了蓝小丸子,进门前吞了一颗。此时第二轮的陈刚,猛虎扑羊似的,挺着比平时大多了的肉棒,猛干着恬琳湿淋淋的美穴。三十岁时陈刚干的也是这样二十七八的美人,这二十年来,自己年纪大了,可自己的大鸡巴年年操的都是年轻美丽的女人,恬琳算得上二十年来数一数二的了。恬琳的两条美腿挺在陈刚两边,任由他抚摸着,恬琳看着陈刚的大鸡巴出入自己的小穴,双手不知道是抱住男人好呢,还是推拒男人好!听见自己下体传来噗吱噗吱的淫水声,又是被男人挤在小椅子上干,恬琳觉得自己是如此下贱,可是又有一丝丝解放的快感。恬琳的爱人余震,是爸爸早年在北大的学生,美国着名大学的博士,十年前海归派中的佼佼者。爸爸一手促成恬琳的婚事,虽然当时有个教员同事男友,但是婚后的恬琳也满足于爱人带来的地位与面子。随着女儿的来临,恬琳有个人人羡慕向美满家庭。从爸爸的保护到丈夫的怜爱,恬琳是个玉女,从来没有接触过任何龌龊的事,尤其是淫荡的性爱,偶尔学校同事间谈论的时候,恬琳总是避而远之。而现在恬琳作的,正是那种龌龊淫荡的性爱,想到可爱的女儿,恬琳不禁鼓足力气,用双手推拒着陈刚贴在双乳上的胸膛,口里闷喊着,“啊……求求你,放我回去,我有丈夫,我有女儿,我不能这么做,啊……求求你,”

  陈刚干得正爽,没有停,端详着恬琳的神色,猜透美妇人的心慌,吻住恬琳的香唇,底下抽出大肉棒。陈刚站直身子,大鸡巴直挺挺的贴向恬琳的香唇。恬琳以为男人停手了,不想却看着大肉棒贴住自己的嘴巴,陈刚冷静的说,“那就好好的吸我的大鸡巴,服侍我好了,就放你回去,不必担心,我就想好好干干你这美人,不会破坏你的家庭!你也好好跟我享受一下。”

  恬琳听着,放了点心,犹豫的手凑上去,握住男人的肉棒,嘴唇也张开了,湿淋淋的肉棒插入恬琳洁白的牙齿间。

  “你吸得真捧啊,我都快被你吸得要射出来了!”

  陈刚说着,一手抱住恬琳的头,一手伸下去抓住恬琳的挺奶。陈刚真有点被恬琳吸得扣不住精,猛的拔出肉棒,他不想第一次射在恬琳的嘴巴里。女人一但吸了肉棒,就像上瘾一样,不知道停,肉棒被抽走,恬琳反而不知所措。恬琳从没跟爱人作过口交,余震也曾试过,恬琳总显出厌恶的表情,觉得那是肮脏龌龊的动作。这时,年轻美貌的恬琳却张开美腿,抱着这个老男人的大鸡巴,吸得收不住嘴。恬琳嘴巴的第一次口奸,就这样献给了这个老男人。恬琳心里有点震撼,“没想到鸡巴在嘴里的感觉,倒真是奇妙,硬又不完全硬,热热的,还会跳动!”

  恬琳想着,双颊热哄哄的。陈刚没等恬琳回过神来,一把从椅子上抱起恬琳,往大床上放下,立刻大鸡巴又插进恬琳湿润的阴户。

  “喔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
  恬琳己经放开了点,呻吟声也大了些。男人享受的奸淫着恬琳美丽的身躯,数百下劈啪劈啪的猛干,恬琳上身的奶罩,下身的短裙都己被摧拉得零乱不堪,一头秀发散洒在雪白的床单上,恬琳的头左右幌动着,显出少妇特有的娇淫韵味。

  陈刚抱住恬琳的腰子,一翻身,恬琳穿着高根凉鞋的双腿就跪在男人两侧,整个娇躯就坐在陈刚的大鸡巴上,一柱擎天的大鸡巴完全插进了恬琳的小穴。男人双手抱着恬琳的腰,猛力的挺干着。

  “喔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我受不了了”

  恬琳被操得香汗淋淋,顺着奶尖滴到陈刚的小腹和胸膛上。恬琳的上身受不了的伏趴在男人身上,舌尖也盲目的搜索着男人的奶头和嘴巴。陈刚两手紧扣着恬琳的上身,嘴巴吸吮着恬琳的舌尖,操得恬琳闷呜着。在床上,恬琳的下体,男人猛抽插着,恬琳的美乳,男人紧贴着,恬琳的嘴巴,男人吸吮着。陈刚享受着美人的全身每一寸,“啊……啊……我要射了,啊……”

  陈刚高喊着,

  “我要射进你这美人,啊……”

  这时的恬琳闷呜着,受到男人喊叫的刺激和小穴内强劲的抽送,恬琳阴户里也透出穿心的酥麻,不断的升高,终于恬琳喊出,“我也要高潮了,啊……啊……喔……”

  终于,陈刚一挺,一股热热精柱射进恬琳的娇躯,恬琳阴户被射得高潮一阵又一阵的,也喷出淫淫的白液,混合着男人的精液,延着大肉棒流出了点,滴在雪白的床单上。恬琳伏在陈刚胸膛上,酥软的满足感,不想张开双眼,两手搂住男人的头颈。

  己经是晚上九点了,恬琳终于坐起身来,整了整零乱的上衣及短裙,背着床上的陈刚,说着,“晚了,送我回王府井,我车在那。”

  陈刚坐起来搂住恬琳,隔着上衣,两手玩弄着恬琳的耸立的双乳,扳过恬琳的身子,说着,“今晚你就不必回去了,陪我睡。”

  恬琳挣脱着说,

  “不行啊!我老公和女儿还等着我回去。”

  恬琳扯了个谎,心中不安,自己从来没有过隔夜不回家。陈刚锐利眼光的逼视着恬琳,然后缓下眼神,温和的说,“他们都不在家!”

  恬琳惊讶得很,“他怎么知道,难道这男人跟踪我吗?”男人抚摸恬琳的玉腿,接着说,“他们如果在家,你就不会留到现在!”

  恬琳像泄了气的皮球,低头不语,陈刚拉着恬琳的手着揉搓着自己软了的鸡巴,另一只手抱着恬琳肩膀,拉着她躺下。

  “我去叫些吃的送来,咱俩就在这吃了!”

  饭后,喝了红酒的恬琳,面颊上白里透红,有着特别的韵色,陈刚心里赞叹着,“真是人间尤物啊”。恬琳被瞧的低下头,翻弄着上衣和裙子。陈刚操起恬琳双腿,把恬琳抱上床,解开恬琳上衣,两脚压在恬琳双腿上,抱着恬琳,睡了。

  天还没亮,恬琳推开男人压在自己身上的手脚,轻轻的起身,走进浴室。恬琳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好像看见自己眉间有了变化,“是不是变得淫荡了?”恬琳自言自语的。身后传来男人的声音,“咦,人呢?”

  陈刚清晨被炽热挺胀的大鸡巴摧醒,原来那小蓝丸子,威力不小,过了十二个小时,还是让陈刚的肉棒直挺着,摸着身边,不见女人,抬头看到浴室的灯光,松了口气。女人没走,陈刚没穿裤子的走进浴室,从修长的恬琳身后抱住,双手抓住两个奶子。在大镜子里,陈刚要看着自己强行肏一个绝色美女,还要恬琳看着自己被奸的香艳淫媚。一百七十五公分的恬琳,高挑的站在大镜子前,看着自己前胸扣子全开,男人的手,玩弄着裸露在衣襟外的挺奶。男人紧贴着恬琳后背,吻着咬着恬琳优美的颈子,恬琳头不时的向后仰着,靠在男人肩上,女人嘴里轻呼出几声,“喔……啊……”

  这时,陈刚的大鸡巴从曲着美腿的恬琳后面,硬生生的插进去。两手揪着恬琳两个尖挺的奶子,猛操着美丽高挑的恬琳。恬琳被干的两手搭在镜子上,嘴里不断的呻吟,“喔……啊……怎么你还这么硬啊!喔……喔……”

  在自己散乱的秀发间,恬琳从镜子里看见自己淫荡的蠕动着纤腰,那支大鸡巴在镜子里不断的抽插着自己的小穴。这种情景使得恬琳迷惘,好像是在看着性电影,电影中的女主角就是自己。透过恬琳的肩膀,陈刚看着镜子里美艳淫浪的淑女,大鸡巴疯狂的抽插着恬琳,劈啪劈啪,夹着噗吱噗吱声,恬琳全身都湿淋了,香汗直流,猛的,陈刚呼出,“快……快……啊……喔……我要射了,我要射你嘴巴,啊……快……快跪下!”

  拔出大鸡巴,陈刚抓住恬琳的肩膀,转过恬琳身子,恬琳很快的,自动的跪在陈刚大鸡巴前,陈刚快射了,喊着,“嘴张开……张大,快……快……”

  恬琳张大着嘴,陈刚握着大鸡巴插进美人的嘴巴,恬琳张大着两眼,嘴巴合起来。陈刚一手按住恬琳的头,另一手紧抓着恬琳的肩,刹那间一股浓精射进恬琳的嘴巴,又急又强的精液,呛住恬琳的喉咙,想吐,可陈刚不让恬琳吐,“不准吐,吞下去,吞下去,全都吞下去,”

  陈刚说着,用手按紧恬琳嘴唇,恬琳喉咙,咕噜咕噜的,一口一口的把男人炽热发腥的浓精,吞了下去。坐在地上,可怜的恬琳喘息着,男人露出满足的淫笑,说着,“美人啊,现在你的小穴和小嘴,我都操了,我的精子都操进了,我的精子灌满你美丽的两个洞,美妙啊!”

  “嗳……喔……”

  可怜的恬琳低着头,低声的抽泣着。

  早上九点,在王府井前,恬琳下了陈刚的车。下车前,陈刚递了张名片到恬琳手里,说道,“打手机给我!”

  恬琳边走边把名片给揉了,正要丢到路旁的垃圾筒,手犹豫的停了下来。没有丢掉陈刚的名片,恬琳整了整名片,收了起来。

  本楼字节数:32212

  总字节数:132506字节

  【未完待续】

Back to Top